虚拟体验金收益·家乡才俊不断流,暑假拿出“风语咒”

更新时间2020-01-11 18:05:14  作者:未知

虚拟体验金收益·家乡才俊不断流,暑假拿出“风语咒”

虚拟体验金收益,这几年每个暑假,都会出现一部现象级的国产动漫电影。三年前的《大圣归来》,创下国产动漫电影最高票房记录;两年前的《大鱼海棠》,用中式画风迷倒了一票观众;今年,《风语咒》同样不负众望,这个“很东方、很中国,很侠气”的动漫电影,一经上映就凭借着独特的画风与饱满的故事,获得了众多年轻人的追捧。《风语咒》的导演刘阔,出生在黑土地,毕业于哈一中,是咱们地道的家乡人。8月8日,刘阔接受了本报专访。

我的特长是画画

8月3日,刘阔带着自己的首部动漫电影《风语咒》回到了家乡哈尔滨。阔别家乡八年,刘阔打开了“话匣子”,他告诉本报记者,“哈尔滨变化太大,如今我是哪儿哪儿都不认识了。”

1978年出生的刘阔,从小在哈尔滨长大,中考时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哈尔滨第一中学。高中三年,对刘阔来说是异常的精彩。他跟记者回忆道:“我上高中之前,成绩特别好,到了一中才发现,大家成绩都很优异,显不出我了。我有一个特点,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,要玩就玩和别人不一样的,成绩不突出了,我就努力寻找自己擅长的地方,结果体育老师发现了我。”

发现刘阔在运动会上挥洒自如,哈一中的田径队老师推荐他进入田径队。就这样,本是读书苗子的刘阔练起了跑步。然而,“体优生”刘阔没多久就发现,自己在跑步方面虽有优势,但拿不了市运动会的冠军。不能拔头筹,跑步失去了对刘阔的吸引力。

“一转眼我就晃荡到了高三,文化课落下了,跑步也不行,高考在即,我决定再找一门特长。”当时的他沉迷于动漫世界,一边看漫画一边“试水”,学了3个月素描色彩后,刘阔发现,自己的天赋原来是画画。“我在绘画上的确有些天赋,画了3个月就比一些学了十多年的人画得好。高三时,我一边备考一边投稿,去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面试时,我拿着一摞中选的杂志。”

中国动漫,中式美学

上大学后,刘阔又迷上了3d设计。毕业后,他在动漫行业扎下了根。中国的动漫产业发展还不成熟,公司一度陷入困境,刘阔说他也曾几度动摇,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。“第一,我认为,我适合干这个;第二,我不太甘心,总想着要不再加把劲儿,再努力努力。”

2012年,刘阔所在公司推出成人动漫“画江湖”系列,一炮走红,并衍生出“灵主”“不良人”“侠岚”等多个系列。2012年,动画片《侠岚》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,斩获了收视冠军。随后,“画江湖”系列开始影视化,还开发出系列手游。

刘阔告诉本报记者,《风语咒》就脱胎于“画江湖”中的“侠岚”系列,生活在孝阳岗的少年郎明怀揣侠岚梦想,但双眼失明的他却只能靠招摇撞骗混迹于市井之中。朗明一直坚信自己手心中有一枚“侠岚印”,只要学会失传秘术“风语咒”,自己就能成为人人羡慕的侠岚。然而,还没等到他领悟“风语咒”的秘密,罗刹袭击孝阳岗,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突然失踪,郎明迫不得已踏上了找寻真相之路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上古凶兽饕餮现世,人间危在旦夕,传说中的侠岚们也出现在眼前,郎明踏上了改变一生的冒险之旅……

说起自己这部票房近亿,评分居高不下的作品,刘阔表示,不敢说卓越,但自己对作品一直有个要求:做出自己的特点,追求与别人不一样东西。他给记者讲述作品中的“中式美学”,“从视觉上看,我追求纯粹的东方感觉。所以《风语咒》中的所有背景,无论是房屋建筑还是道具建筑,我们都往纯粹了做,我不怕这个建筑脏,我也不怕它破,只要有东方破壁残垣那种残破美的感觉。再说电影里的角色和设定,比如罗刹和饕餮,在片子中提到的是什么?是上古凶兽。上古凶兽,首先从古代美学上讲,要跟文字跟图腾相挂钩,东方美学其实是建立在曲线的基础之上的,所以两者的设计完全基于曲线。因此,观众能看到,罗刹的獠牙是卷出来,它们身上的那些图版,包括胡子,都是卷起来的,都是曲线的。”

在听觉方面,刘阔尽量选择民乐。“唢呐、二胡、扬琴、琵琶……我试着用丝竹代替管弦,用民乐推动故事情节,包括电影里的一首说唱歌曲,我都是用秧歌来诠释的。”

当然,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电影中的情感。刘阔告诉记者,朗明与母亲“梅姐”的感情,就是典型的中国母子情、父子情、骨肉情。“平时,我不会说爱你,也不会轻易将爱表达出来,但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我就会为你付出一切,甚至是生命。深邃、沉稳、不浮于表达,就是中式的情感。”

《风语咒》的幽默,也是电影的一大看点。朗明路过的村庄,就叫“那个村”,村里的男女老少、会计村长,都叫“王富贵”。刘阔说:“我是哈尔滨人,电影当然自带东北的幽默气质,回到家乡放映时,现场效果尤其棒,家乡人读懂了我的作品。”

国漫并没有崛起

近年来,国产动漫电影成为院线的一个亮点。从创下票房纪录、吹响复兴号角的《大圣归来》,到去年充满了隐喻的《大护法》,再到今年独具风采的《风语咒》……很多观众欢呼,国漫在崛起。

对此,刘阔并不苟同。他说:“在我看来,国漫仍在攀登途中。去年皮克斯的动画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大火,他们的制作精良,投资是我们的30倍!也就是《寻梦环游记》演到五六分钟的时候,花费就和整个《风语咒》相当了。”

“此外,美国动漫电影有着非常成熟的工业体系,你想找一个后期制作,打一个电话,协会马上给你发来一串名单,各个都是成手。我们的动漫从业人员,当然也在努力,而且是不余遗力地努力,但目前仍没建立起成熟的体系。我们制作《风语咒》,要将一个片子分包给上百个团队,然后各种甄选,各种反馈。整个的协调任务量,整个过程其实是非常艰难的。”

另外,他还指出,在中国,动漫的受众范围较小。“很多人看到动漫,就觉得那是小孩子看的东西,根本不会买票。其实很多人看完后才发现,《风语咒》真能打动自己。”

当然,尽管承认国漫发展的现实处境,刘阔对它的未来和前景,依旧充满信心。“以95后到00后为核心的观众,动漫对他们而言是刚需,这或许是我们的机遇。作为中国动漫产业的从业者,我们将继续拼搏,继续前进,制作出好作品。” (李熙爽)

云鼎网上赌场